所在位置: 首页  > 迷途知返

心理学知识在矫治法轮功痴迷者过程中的策略例析

时间:2013/9/4 0:00:00 来源:转载 作者: 【字体:

   本人是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在多年来对法轮功痴迷者的矫治实践工作中发现,每一个痴迷者都有自己痴迷上法轮功的潜在动机和切入点,如果运用心理学理论有针对性地辩证施治,矫治效果往往比较理想。本人运用心理学知识在开展矫治中经常运用以下几种策略,效果不错。

  一、放松训练策略

  很多法轮功痴迷者是为治病强身而痴迷上法轮功的,而且自认为练功能为他们解除病痛之苦,因事实摆在面前而难以接受矫治。对样的痴迷者可以通过实施“想像放松法”、“肌肉放松法”来开展矫治。

  例如:法轮功痴迷者刘某,女,48岁,为治病而开始练功,练功中患上了神经性皮炎。皮炎不发时,身上、臂膀上可见紫黑色皮疹,呈塌陷状,一旦发作,紫色皮疹凸了起来,奇痒难熬,若不堪言。只要她一练功,皮疹由红变暗,由凸变平,也不再痒。她认为练功有效,经过矫治,虽然表示不相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但仍觉得“法轮功”可以治她的病。我就告诉她,这种神经性皮炎,并不是病菌和病毒引起的,而是内心的焦虑、恐惧,搔痒是内心焦虑外化的结果。搔抓能止痒是因为搔抓能缓解内心的焦虑,练法轮功也能止痒,是因为练功能使身体进入心平气和的入静状态,全身肌肉都能得到放松,进而使内心的焦虑、恐怖得到缓解的原因。刘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后,矫治工作进展非常顺利,很快便从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走了出来。对于这类痴迷者,如果单纯的用揭批李洪志有一个驼背人身上拍了几巴掌就使他直起了身子的治病谎言是不够的,而是必须要用心理学的方法也能使她不痒,并揭示出不痒的心理学原理才能使其识破李洪志设下的骗局。

  二、暗示策略

  暗示作为一种心理现象,是指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对别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影响。成功的暗示可以使人感觉迟钝或过敏,也可以使人产生错觉、幻觉。很多法轮功痴迷者就是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下最终被邪教捕获的。他们中很多人身体有病,但在有病不上医院,练功就能治好的暗示下,自我感觉良好;还有些痴迷者在暗示的作用下,能够真切地“看到”李洪志所虚构的外层空间。所以,在矫治过程中,巧妙地运用暗示原理,选准痴迷者心理上的切入点,将科学道理、无神论思想以及“法轮功”的危害、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欺骗性呈现给痴迷者,就会避开直接正面矫治的心理阻抗,在潜移默化和润物无声中把痴迷者拖出邪教的陷阱。

  例如:法轮功痴迷者赵某,女,59岁,患有高血压多年,受法轮功有病不用上医院,练功不用吃药的影响坚持不吃药,并自我感觉良好,有一天走路时突然摔倒,人事不省,检测血压,低压已高达180mmHg,经用降压药治疗正常后,告诉赵某是服药后血压才正常的,赵某逐渐开始对练功怀疑,后矫治得以成功。

  三、情感培养策略

  矫治工作中发现,不少法轮功痴迷者心灵深处有一片情感荒原,他们大多因为家庭不幸、情感破裂、婚姻受挫而寻觅情感避风港的结果。这些人依附性很强,有强烈的情感要求和依附需要,他们表面上放弃对亲情的执着,六亲不认,是因为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结果。因此可以用以情感化的策略来化解他们潜意识中的情感痼节,帮助他们转化。

  例如:法轮功痴迷者王某,男,45岁,企业干部,练功多年,造成家庭不和,但对女儿学习十分挂念,觉得对不起女儿,矫治过程中表现为沉默、发呆,根据这一心理特点,我们将其上大学的女儿接来,让她从情感上去温暖、感化王某,唤起他的亲情,融化他胸中“法轮功”的坚冰。在父女团聚时,王某无言以对,当女儿喊一声“爸爸”,扑在他的怀抱的时候,多年未曾感受到的亲情彻底击跨了他的心理防线,泪流满面,感觉从幻梦中醒来,深感愧对家人曾经严重影响了女儿的学习,亲情终于得到复苏。

  四、破教主崇拜策略

  邪教大搞教主崇拜,把自己说成是活的“神”,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对李洪志的崇拜达到了狂热、迷信和忘我的程度。因此,要成功矫治法轮功痴迷者必须摧毁其心中顶膜拜的教主,教主的形象一旦被从神龛上掀下来,揭穿其肮脏、卑鄙、阴险的本来面目,信徒心中以教主崇拜为载体的邪教就会全线崩溃。

  例如:法轮功痴迷者张某,张某,女,49岁,学习《转法轮》多年,对李洪志极其崇拜。为此,我收集整理了李洪志欺世盗名、愚弄信徒,聚积钱财等方面的详细、确凿资料,拆穿其身世谎言、揭露其丑恶行为、曝光其现实无能、剖析其内心黑暗,论证其非神是人,一层层剥掉李洪志的神秘外衣,证实李洪志根本不是什么修炼圆满的“佛”、“神”、“觉者”,而是一个厚颜无耻,愚弄视听的欺诈之人,是一个智力品行都很差的庸人,是靠欺骗人,愚弄人而混日子的混混,是一个内心残忍,罪孽深重的罪人和见利忘义、丧心病狂的恶人,是一个白天说梦话的痴人、狂人,把李洪志从“最高层次的佛”、“至高无上的大觉者”的神坛上打落下来,从而破除了张某心目中对洪志的教主崇拜。

  五、非正式群体策略

  心理学上着名的“霍桑试验”发现人群中存在着非正式群体。由于相似的社会背景、个人经历和共同的需求和情感联系,所以非正式群体有较强的凝聚力,往往出现“抱团”现象。其领头人物不是委派或选举产生,而是由其自身的吸引力和群体成员的拥戴自然形成的,因此,具有一定权威性和影响力。据此,矫治过程中我们吸收原来有影响力的已转化法轮功人员,通过他的影响来促成邪教痴迷者的转化。

  例如:法轮功痴迷者钱某,女,42岁,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习《转法轮》上百遍,精通“法轮功”理论,思想极其顽固,将他置于由原同修组成的非正式群体之后,一位姓刘的同修很快就为群体中的领头人物,他不仅照样精通“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而且曾几次听过李洪志“讲法”,向李洪志当面“请教”过,当王某得知刘某这一段经历之后,高傲与嚣张气焰顿消,对刘倍加敬重,刘对李洪志的批驳他觉得深刻有理、不敢怀疑和争辩,刘对“法轮功”的批驳给他产生巨大影响,王某思想很快地出现了转变。

  六、心理诊断策略

  在对法轮功痴迷者矫治过程中发现,有少数患有精神疾病,他们与医院里的精神病患者不完全相同,一方面他们具有典型的精神病症状,如幻听、幻视、被害妄想等,从这点而言,他们是地道的精神病患者,另一方面他们的幻觉与妄想的内容又都是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如果运用心理方法对其开展矫治如果效果不佳,还辅之以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