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迷途知返

多事之秋弟子的选择

时间:2012/11/12 0:00:00 来源: 作者: 【字体:

   最近一段时间,真可谓法轮功的多事之秋。网上曝料频出,李洪志妹夫李继光的病亡、李洪志在美国认罪、李洪志家族豪宅等,一时间成为舆论热点。那么,那些仍痴迷法轮功的人对此又持何种态度呢?最近,笔者与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做了交流,下面是我与法轮功练习者陈某的谈话内容:

  法轮功练习者陈某,现年55岁,小学文化,农民,河北衡水人,1997年因祛病健身、“做好人”而走进法轮功,练功后自称久治不愈的头疼消失,并认为自己在心性上有所提高而对李洪志“感恩戴德”。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陈某对政府心存抵触情绪,认为政府取缔法轮功是个错误决定,因而一直坚持所谓的练功“学法”。他认为自己的病好了,证明法轮功有“神奇功效”,李洪志的确有“功能”与“神通”;他还觉得,李洪志教人“做好人”,说明李洪志是个“道德高尚”、让人敬仰的“佛”,对李洪志崇拜得五体投地。陈某出门较少,信息闭塞,而且性格比较偏执,抓住法轮功给自己治好了病、让自己道德提升这两个问题不放,与他的沟通存在着一定的困难。

  经过几次交谈,费了一番周折之后,与陈某建立起了沟通平台;在为实质性的交谈做了大量的铺垫后,我就开始涉及李继光死亡的话题。我问陈:“你觉得李洪志有没有功能?”

  他说:“有,这么多人练功,身体都好了,如果没有功能,会出现这事吗?”

  “可是,最近法轮功内部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死掉了,你知道是谁吗?”

  他摇摇头。

  我说:“这个人叫李继光,是李洪志的妹夫,也是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你知道大纪元吗?”

  他点点头。

  我说:“李继光还是大纪元的总裁,他对法轮功可是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可是,他却死了,得的是心脏病和肾病。”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惶惑的表情:“这,会不会是假的呢?”

  我解释说:“这是从法轮功内部传出的消息,比如你们村有人死了,有人想隐瞒这个消息,你说能瞒得住吗?一个大活人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更何况是李洪志的妹夫呢?李洪志是想隐瞒真相,可法轮功高层却把这个消息透露了出来!”

  他低下头,双手交叉不断地扭动着。

  我又问他说:“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法?”

  他说:“人都有生老病死,不是说练了法轮功就不死了,医院不也经常死人吗?”

  我说:“你说得对,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人都有生老病死,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可李洪志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说‘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法轮大法’可以使人修到‘净白体’状态,修成‘佛体’,将来‘法轮世界’还要带着肉体‘圆满’,他说没说过这样的话?”

  他说:“说过。”

  我又说道:“李洪志许诺他能给弟子们‘消业’,在《病业》那篇经文中,他说:‘为什么在修炼中会出现身体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李洪志还说他有无数的‘法身’来保护‘真修’弟子,无论你到香港、美国,还是到月球上,都能保护得了。而李继光是他的亲妹夫,是他贴身的心腹,又为‘大法’立下汗马功劳,可谓是‘真修’中的‘真修’弟子,李洪志的‘法身’为什么就不保护李继光,不给李继光‘消业’而眼睁睁地看着他年仅49岁就去见阎王爷呢?”

  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这……”

  他已无话可说,我接着提出第二个问题:“刚才你不是还说医院不也照样死人吗?你的意思是医院死人是很正常的,为什么法轮功死了人就大惊小怪呢?是不是这个意思?”

  他回答:“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剖析道:“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专门给人治病的地方,医生对病人都是尽最大努力去医治,但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能把病治好,尤其是那些大病、重病,因为病人的生理结构、心理素质等等方面都不一样,对药物的反应及吸收程度不同,所以医院在为病人做手术时都会让家属签字。医生是尽人道主义,但万一手术失败,病人发生意外或有生命危险,家属得承担风险和责任。而李洪志却说:‘修炼法轮大法能保证人绝对不出偏差,法轮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练功场上都有安全罩。’李洪志对此可是信誓旦旦地下了保证的。所以一旦有法轮功修炼者死去,肯定会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怎么会死呢?‘大法’不是很神奇,李洪志不是有‘法身’保护他们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他说:“仔细想想也是这样,看来话不能说大了。”

  我引申一步说:“早期李洪志传法时说得玄天玄地,当时就有合作者给他指出这个问题,他却说:‘不说大点没人信。’李洪志说大话的目的,就是诱骗更多的人来练法轮功,好敛取更多的钱财。”

  他沉思良久,长出了一口气,苦笑着。

  我又给他举出很多法轮功近年英年早逝的法轮功‘精英’弟子,如台湾‘大法弟子’李洪志所在的美国希望山龙泉寺行政总管韩振国;神韵演员铁杆‘大法弟子’吴凯仑,死时年仅47岁;日本的佐藤贡、香港的麦穗英、原云南法轮大法总站站长王岚等都过早的离世。

  他专注地听着我的话,随后叹了口气说:“咱整天不出门,哪知道这些事啊?”

  我说:“是啊,李洪志就让你们看看明慧网上的消息,封锁练习者对外来信息的接收。而明慧网上说的都是法轮功能给人带来什么好处,能出现什么‘神迹’,肯定不会提到‘大法弟子’因为练功而失去生命的死讯。要是报道这些消息,你们不就不练法轮功了吗?而且,不光是法轮功高层的人纷纷病死,那些普通的练功者又有多少人有病不治而亡,数也数不清。你们这里应该也有吧?”

  旁边有当地的人说:“有,我们这里练功的人多,因为听信李洪志的话不治病而死去的人近来越来越多,我们镇上的老李两口子都是练法轮功有病不治而死的,你可以去调查。”

  他摆摆手说:“不用调查,这个我相信,因为我也知道咱们县有练功人死去的,我们村还有一个练功的是精神病,只是那时认为他们不是‘真修’的。”

  我说:“李洪志说他们不是‘真修’的,只不过是推卸自己的责任罢了。李洪志学过气功,难道不知道气功不是万能的、不是灵丹妙药吗?可他为了让更多的人去崇拜他,好赚到更多的钱,他只能面对弟子的死亡而为自己辩护,把责任都推给弟子,这是一种诡辩术。”

  陈某充满疑惑地说:“可是,要说法轮功不能治病,我是有亲身体会的,以前我经常头疼,怎么治也不管用,可练了法轮功抻打抻打就好了,别人也有练好的,这事怎么解释呢?”

  我就从气功的三调合一、有规律的锻炼、生活方式的改变、心态的调整、精神上的放松等方面对法轮功所谓的祛病健身进行了深度剖析。揭开李洪志盗用传统气功、用气功的功效来神化自己、控制弟子,并无限夸大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作用、抑制练功者在对待疾病时的主观能动性发挥等的奥秘;谈到今后如何用新的健康理念、健康方式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尽量降低生病的概率,避免重大疾病的发生。陈某听后感慨地说:“还是你们懂得多,咱出门少,见识少,平常也不看个电视,去地里干活回来有时间就练功,哪知道这些道理啊?咱还以为是‘师父’给治的病,所以就感激人家,觉得国家不让练法轮功是不对的。”

  我追问他说:“那你说,法轮功能不能‘消业’?能不能治病?”

  他说:“不能,我听明白了,法轮功也是李洪志用传统的气功拼凑来的,可能对某些人、某些病起一些作用,但并不是对所有的人、所有的病都有效果,没有他说得那么神奇,如果真有那么神奇,他的妹夫就不会死了,谁还不优先保护自家人哪?”

  这个问题到此结束。我们开始了另一个问题的对话。

  我问他说:“你说李洪志这个人怎么样?”

  他说:“现在,我也不能说他百分之百正确,但毕竟他是让我们‘做好人’的,一个教人‘做好人’的人还是值得尊敬的。”

  我问他说:“李洪志在美国违犯交通法规认罪被罚的事你知道吗?他开车超速行驶,不系安全带,被美国警察罚了款,还签了认罪书。”

  他有些怀疑地说:“不会是墙倒众人推吧?看法轮功出了点问题,把什么事都按到了法轮功的头上。”

  我说:“这是美国交通部门的记录。现在咱们的高速公路上都有监控,谁开车超速都能被记录下来,美国那里就更不用说了,这不是谁想造假就能造得了的。就像1999年‘4·25’之前李洪志坐飞机去香港,海关都有记录,而且买飞机票都有身份证登记,这是铁打的事实。”

  他说:“咱大半辈子都没出过远门,不懂这些道道,要是这样的话,看来就是真的呗!”

  我反问他说:“李洪志不是吹嘘他有‘隐身功能’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早就隐身不让警察看到他了。”

  他使劲儿地点点头:“说的有道理。”

  我又给他讲了许多李洪志当年在中国偷税漏税、非法出版法轮功书籍等违法乱纪的事实,问他道:“李洪志不是说,越高的‘大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社会的状态吗?他不仅违犯了中国的法律,同样也违犯了美国的交通法规,这样的人配称是‘觉者’吗?觉者,就是有觉悟的人,就是高度自觉遵纪守法的人。”

  他表情极其复杂地说:“那他就不是觉者呗。”

  我补充道:“他也不是一个好人,而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接着,我又帮他剖析了法轮功“做好人”的欺骗性、道德上的虚伪性,法轮功所宣扬的“做好人”与传统文化中的做好人以及社会提倡的做好人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谈及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的种种劣行;谈到法轮功群体修炼法轮功后道德堕落以及违法犯罪现象,还谈到法轮功实际上已经充当了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法轮功的邪教特征等问题,陈某都没有什么阻碍地接受了。

  此时的陈某,内心感到舒畅了许多,好像久久萦绕在他心头的一层迷雾突然间被拂去,他态度明朗而坚决地说:“你谈得这些我都认可,我不练法轮功了,以前只是觉得练了功身体好了,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他写了书面保证,表示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除了陈某之外,笔者还与其他练习者也就当前的法轮功事态进行了交流,如海外法轮功练习者格某(他在给我打骚扰电话时,我追问他李继光之死及李洪志认罪等事件)在电话中谈及此事,一开始格某也不相信李洪志自己开车,经过一番争辩后,格某说:“这应该是真的吧!”我问他说:“既然是真的,你当做何选择呢?”他说要考虑、反思,不能再象以往那样盲目,要给他时间;谈起李继光死亡事件,他说台湾大法弟子因为病业走掉得也很多,自己对此也存有疑问。

  ……

  总之,通过近期与法轮功练习者的交谈,我感到,随着法轮功丑态的不断暴露,法轮功练习者头脑中的问号也越来越多,这一个个不啻晴天霹雳的丑闻与练功人员的死亡噩耗,无疑加速了法轮功解体的过程,也加快了痴迷者摆脱李洪志精神控制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