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迷途知返

矫治余某的个案分析

时间:2011/12/14 0:00:00 来源:凯风网 作者: 【字体:

   法轮功通过各种精神暗示,不断向法轮功练习者灌输歪理邪说,使部分练习者掉进法轮功设置的心理陷阱,从而产生不同的心理障碍。其中,癔症幻想型法轮功练习者是受害最深、矫治最难的群体之一。

  案例:余某,女,汉族,初中毕业,现年46岁,原系本地某丝绸厂普通工人,后因企业改制,下岗在家。后来夫妻感情不和,自身患有慢性肝炎,在强身健体的宣传驱使下,先接触了气功,最后于1997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对于余某这类癔症幻想型练习者,针对其特点,笔者采用以下方法进行了针对性矫治,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矫治过程如下:

  一、真心相待,建立互信交流平台

  通过家访、调查、谈心等方式,了解和掌握了余某的基本情况:幼年生长发育良好,家族无精神病史。在练习法轮功前,余某个性内向、不爱说话,谨慎、认真、执着。在中学时期,她爱看琼瑶的言情小说,多愁善感。

  由于余某思想上自我隔离,不易也不宜直接与其进行沟通,我针对余某本性善良、情感丰富的特点,以“情感共鸣”的方式与余某成功取得沟通。

  起初,余某拒绝接触,动不动就“发功除魔”。我坚持真心相待,避开敏感话题,创造轻松的沟通环境,在谈话中用友善的语言、平和的态度去感化余某。比如,有一次,在和余某聊天的时候,向余某提及自己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次失败的恋爱经历,余某立刻表现出极强的同情心,从而建立起感情上的共鸣,人性中善良的一面显现出来。至此,通过对余某的爱心相对、真心相待、耐心相助,和余某建立了初步信任,为后面深入的矫治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破解“法身”骗局,使其摆脱恐惧

  由于余某畏惧“法身降罪”、害怕报应,矫治工作一度进展缓慢。为破除余某心中“主佛万能”情节和对“法身降罪”的恐惧,我和余某进行了一次有意思的谈话。我给她讲了个笑话:有一年,天大旱,有一个人去找一个活神仙求雨,活神仙烧了一炷香,递给他一个封好的字条说:“下了雨,你才能拆开看,否则就不灵了。”这个人一回家,就下了一场大雨,他拆开封好的字条一看:“今日下雨。”这个人惊叫起来:“呀!活神仙真神呀!”

  余某听完哈哈大笑,说:“这人真傻。”

  我问:“你为什么说他傻呢?”

  余某说:“这还不傻?下了雨,才能打开信封,看见‘今日下雨’。”

  我问:“那就是说,这是个‘马后炮’?”

  余某:“是呀,你想呀,无论什么时候下雨,都是在下雨以后的时候才看到字条上的‘今日’下雨,这个我也能算呀。”

  我问:“那任何人对已经发生的事,再做出‘我早就料到’之类的解释,那是不是都能成为活神仙?”

  余某:“是的,这根本就是个招摇撞骗的把戏嘛。”

  我见余某说得兴起,话题一转:“李洪志宣扬‘主佛万能’、‘法身降罪’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凡是身体健康、好好活着的法轮功练习者都是受他‘法身’保护?凡是因病或意外身亡的法轮功练习者都是被他‘法身’降罪?”

  余某顿时语塞。

  我趁热打铁:“凡是身体健康的原练习者都脱离了法轮功,凡是因病或意外身亡的法轮功练习者都是因为受法轮功的蛊惑而失去生命?”

  余某苦苦思索了半天,说:“我明白了。”

  我接着引出话题:“李洪志和那个算命的一样,用相似的手法骗了你们。”

  余默不做声,其实,是在思索。

  我接着说:“他不能做出有一般规律性的预言,只能对已经发生的事实,用各种谎言把自己伪装成先知。身体健康和意外身亡都是既定事实,李洪志不过是用谎言把这两件事向迎合他个人目的的方向进行了解释而已。”

  余某点头称是。于是,李洪志在余某心中的主佛形象开始坍塌,“主佛”情节和对“法身降罪”的恐惧也不攻自破。余某真正开始信任我们,经常主动把自己心中对法轮功的疑惑告诉我们,让我们为他解答,表现出强烈的对事实真相了解的渴望。

  三、破解心理暗示,打通淤结,使其摆脱阴影

  在破除余某心中“法身”情节以后,矫治工作陷入瓶颈。余某思想徘徊不前,意志不够坚定,心理不够自信,认为自己不能摆脱法轮功的控制。经常出现白天配合我们矫治,晚上却偷偷向李洪志祷告认罪的事。针对她出现的这种情况,并结合余某富于幻想的心理特点,我们决定采用心理暗示的方法,打通余某的心理淤结。

  我们告诉余某,我们从某深山请来了一位“气功大师”为她“传功抗魔”。我们有意无意向她透露该“大师”功力深不可测,可以发功删除她对法轮功的记忆。“气功大师”对余某发功的时候,要求在他发功的时候,余某不能睁眼。随后她闭目站立,然后“大师”隔空对她发功治疗,哼哼有声,余某随着“大师发功”逐渐站立不稳,左倒右晃。余某逐渐支持不住,叫大师停手,对大师功力深信不疑,积极主动配合大师发功。(事实上,任何人闭眼站立都不能长时间保持平衡。)

  如此“发功治病”一周,我们通过心理暗示,打通了余某心中的淤结,使她逐渐重拾信心,相信自己能抵抗法轮功的邪力,敢于直面法轮功,摆脱了心理阴影,取得了良好的矫治效果。

  四、疏泄其心理压力,矫正其认知,最终她回归了正常生活

  尽管余某走出了法轮功的阴影,但是她对回到正常人生活感到彷徨。她害怕自己前法轮功练习者的身份成为自己融入社会的障碍,不敢和人接触,甚至有“干脆重练法轮功,也没有什么危害”的念头。为了进一步巩固矫治成果,我们采取了疏泄压力的方法,矫正认知,最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谈话性疏泄——通过谈话让余某说出心中的对法轮功的负面情绪,一吐为快;针对她提出的问题进行科学的、有针对性的解答,排除郁结。

  书写性疏泄——通过写日记、文章、书信的方式让余某将自己的对过去的悔恨、对现在的感悟、对将来的规划写出来,增强自我“免疫力”。

  运动性疏泄——通过参加兴趣活动、体育锻炼和手工劳动,让她在疏泄消极情绪的同时,获得别人的理解、尊重和赞赏,培养余某的生活情趣,树立科学的健康理念,塑造正确的世界观。

  经过五个月的努力,共四个阶段的矫治工作后,我们成功使余某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从幻想世界中走了出来,她已经破除了“主佛情节”和对“法身降罪”的恐惧,能勇敢得面对法轮功,并用自己的思想对法轮功歪理邪说进行批驳。她重新树立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融入了社会,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随后笔者开始着手研究此种类型痴迷者。癔症幻想型法轮功练习者的主要特征有:

  ——以自我为中心,性格缺失。此类型法轮功练习者经常以自我为中心,听不进旁人的劝说,思想上表现为顽固、偏执,行为不可理喻。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总把自己当作独立于“世人”的人,自己越孤独,越觉得自己“鹤立鸡群”,修炼层次高,对外界接触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神经紧张,易受暗示。此类型法轮功练习者大都思想单纯,心地善良,但在练习法轮功以后,变得神经容易紧张,疑神疑鬼,特别容易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在受到心理暗示后,由于自我控制力差,情绪极易失控。

  ——幻视幻听,痴迷其中。此类练习者以女性居多,她们通常感情丰富,心思细腻,年轻的时候顺风顺水,对人生和未来充满了期望。这也导致她们在人生遇到意外挫折的时候,无法正视现实,极易产生心理失衡,导致盲目寻找心理寄托。法轮功宣传的“圆满飞升”、“消业治病”等歪理邪说对他们有较大吸引力。

  ——疑神疑鬼,害怕报应。此类型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敬若神明,对法轮功关于“世界末日”、“法身降罪”等恐吓深信不疑。因此,他们对法轮功产生了心理上的依赖性和行为上的持续性,虽然已经不再相信法轮功会“消业治病”、“得道圆满”,但仍然存在为了“免灾”而继续练功的心理障碍,在矫治过程中容易反复。